白冴

符华和言和真可爱

【园医园】小破车

  小学生文笔,没有滚轮的小破车。3p哦。abo设定。   艾玛(原)Alpha   另一面(艾玛)Alpha   艾米丽(原)Omega   链接走评论。第一次开车可能很辣鸡,请见谅。   

【龙言】刀

   小学生文笔注意,在数学课上想的。大概是刀吧。
 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分割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龙牙和言和小时候是邻居,他俩经常在一起玩,也就变成了青梅竹马。
  言和十七岁时,龙牙向她表白,他俩成了情侣关系。某天晚上,他俩出门散步 那可能是言和最后悔的决定了。
“晚上好安静啊……”言和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局面。
“是呢。”走在言和身边的龙牙回了一句。龙牙今天穿的很正式呢,手中紧紧握着一束红玫瑰。
“不许动,把钱交出来,饶你一命。”从巷子里窜出来几个小混混,他们手里拿了尖锐的匕首,动一下就可以看见上面闪烁的银光。
“言和快跑!去报警!快!”龙牙把玫瑰放进口袋里,把值钱的东西都扔给了言和。
“你怎么办?”“这里交给我,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会回来的,你放心。现在只有这一个方法可以让我们活下来了!”“那你要小心!”
   言和跑走了,她躲起来,打给了警察局。“还是那么蠢啊。再见了,阿和。”龙牙小声地说。转向那些小混混。“剩下的事就是我们之间的了。”
  “龙牙!你没有事吧!警察来了!”言和按原路跑回来,一下扑通地跪在地上。
  “龙牙……”阴阳发的男子躺在地上,猩红的血液还在不断从心脏处涌出,可是人已经没有呼吸了。口袋里红色的玫瑰被血染得更红了。
  “不是说好的吗,大骗子。”眼泪掉下来,打湿了言和与龙牙的衣袖。言和的眼睛都红了,但还是抑制不住眼泪的落下。
  “近日,几名被判死刑的匪徒已被我方狙击手击杀。”电视里的主持人不停重复着事实。主持人旁陪了一张图片:一位微中性的,白色短发,蓝色瞳孔的女生架着一把狙击枪。那名女士看起来十分高冷,还有几分帅气。
    言和正擦了一下与新闻中九成相似的狙击枪,只不过上面沾了一些看起来擦不掉的血。她抬头,看了看挂在墙上黑白的遗照――照片上是她的情人,哦不,是以前的情人龙牙了。言和接到过许多情书,她都给烧掉了。没有人可以和她的龙牙一样。
    言和发下手中的狙击枪,拿起一捆玫瑰花,有红色和白色。言和走出门,带上玫瑰花,来到了高楼顶。
  “我来了。”言和手握玫瑰花,迈出这一步,跳了下来。
   红色浸透了她的白发和玫瑰。她微笑着向龙牙走去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 感觉自己越写越辣鸡了。
   
   

  
 

【园医】幼化梗

   又是我,依旧小学生文笔。 是好朋友@空城一深冬提供的梗,要不然要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了。谢谢(*°∀°)=3 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分割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  清早,艾玛在花园里做一个稻草人。她很满意自己的作品,一心一意地造着。
     她没有注意到,一个黑影正飞快地靠近她。那黑影把双手举起,阴笑着。虽然艾玛感觉到了什么,打了个喷嚏。她觉得是天气有些冷了,没有多在意,继续修着稻草人。
  “哇啊!”黑影猛地把双手向艾玛的肩膀上拍。
  “监管者来了!大家快跑!”艾玛被吓地差点一蹦三尺高。艾玛靠着稻草人大喘气,脸上显现出十分害怕的神情。
  “艾玛姐姐的反应真是可爱!”“嗯?”艾玛转了转头,寻找着声音的来源。她低下了头,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站在那里。她的身高只有艾玛的一半差不多。身上正穿着艾米丽的衣服。衣服的袖子耷拉着,鞋子大了许多。裙子好像要掉下来了,那孩子一直提着它。
   “好可爱!(/ω\)”艾玛捏着那孩子肉肉的小脸,手感异常的好。“你叫什么啊?”
   “艾玛姐姐猜,猜对了我就告诉你!”孩子奶声奶气地说。
    “嗯……你长得很像艾米丽呢,声音也很像……你一定是艾米丽的妹妹吧!”艾玛自信地说。
    “艾玛姐姐没猜对,我是艾米丽!”孩子很兴奋地拍着胸脯说。
    “艾米丽!你不会幼化了吧!”这所庄园经常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,所以艾玛也没多惊异到。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一早就变成了这样。”
    “今天还有你的比赛,穿这衣服也不行。跟我来吧!”艾玛牵着艾米丽的小手,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     艾玛翻箱倒柜地找什么,艾米丽坐在床上,腿因为碰不到地而耷拉着。“我记得我带了小时候的衣服啊。”
    艾玛不知道翻到了什么,脸一下红了起来。“艾玛姐姐也穿这么少女的衣服啊!”艾玛手上拿了一件粉红色的短裙,裙边绣了一圈花边。
   “这是父亲以前给我买的啊。因为之前小了一直都没有再穿。整理行李的时候没看就把衣服塞进箱子里了啊!”艾玛回忆着。
     一会后,艾玛把艾米丽的衣服换成了自己小时候的衣服。“真像我小时候啊,好可爱!(✪▽✪)”艾玛如此评价穿着艾玛小时衣服的艾米丽。
    开始比赛了,艾玛为了照护艾米莉,一直和艾米莉走在一起。
    是心跳!胸口的心不停的跳着,冒出紫色的光,提示着她们监管者就在附近。艾玛拉起艾米丽的手,向与监管者相反的方向跑。
    艾玛太紧张了,以至于忘了艾米丽变小了。艾米丽跟不上艾玛是步子,摔了一跤,腿上留下来一个大大的伤口。
 “嘶。”“抱歉艾米丽,你没有事吧!”
 “没事,快跑!”艾米丽强忍着疼痛,想站起来。可是太疼了。如果是以前的身体,这点小伤算不上什么。毕竟每个医生在给病人注射时,已经在自己身上试过几万次了。
   艾玛赶紧把艾米丽背了起来。“艾玛姐姐别管我了!我会连累你的!”“别说什么蠢话了,我是不会抛下好朋友的!”
   背着艾米丽果然会减慢速度。艾玛被监管者打了一下,背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大伤痕。
   她把艾米丽背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,把她放了下来,靠着墙大口喘气着。
 “艾玛姐姐,我来帮你治疗!”“啊,谢谢了。”
   艾玛看着在再给她治疗的艾米丽微笑了一下。“我的天使真是可爱啊……”
 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这么久才更文真是抱歉,最近事太多了,没时间写文。
   后面崩了,主要是我懒了,抱歉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

【杰医】灵魂互换

     是灵魂互换梗,小学生文笔。
     很喜欢爪爪杰和医生用这个梗啊!可是没有很多人写。割腿肉!
     没什么的话,GO!
     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分割线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‘医生’ 揉了揉眼睛,用模糊的视线看了看房间。“嗯?”房间的布局很熟悉,可这不是‘她’自己的房间。‘医生’在床上想了好一会……“这不是黛儿小姐的房间吗!”杰克终于想了起来。他以前来过艾米丽的房间过,可只有一次。可以记住正是记忆力好。
      杰克?没错,杰克在艾米丽的身体里。这个消息是杰克从镜子里发现的。
     “艾米丽!起床了!马上要吃早餐了!”艾玛在门外大叫道。
       杰克马上穿好衣服,打开了门。
      “艾米丽,你总算出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“那个,伍兹小姐我想和你说个事。”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艾米丽,还有为什么这么称呼我啊?平时不是都叫我艾玛吗?”
      “其实,我是杰克,开膛手杰克。”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放在了我头上“没有发烧啊。艾米丽,你在说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是开膛手杰克啊!”绅士在某些事前也是无法冷静下来的。杰克对艾玛大吼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艾玛也有些懵,愣了一下。“对不起,刚才礼了。”杰克也意识到对一位女士大吼大叫不服一个绅士的风度,自动道了歉。
       “没有关系了,艾米莉。一起全吃早餐吧!”艾玛拉起‘艾米丽’的手,把他拉去了餐厅。
        吃完早餐,离比赛开始之前还有一段时间。他跑到了自己原本的房间里。他没有看到艾米丽。
        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亲爱的杰克先生,我借您的身体一天了。虽然我也不想这样,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请您谅解。
       杰克回到了餐厅,结果又碰见了艾玛。他想躲开,他知道这时碰见她可不会有什么好事。
       还是被艾玛抓到了。杰克果然还是个监管者的性子,没法如求生者那样。
     “艾米丽,你在干什么?陪我去参加比赛吧!”
       没错,杰克被拉去比赛了。“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!”杰克崩溃地坐在桌子旁。
      比赛开始了,杰克在出生点找到了一台密码机。他学求生者那样解密码。可是爆了好几次米花。他赶紧自己,哦不,是艾米丽小姐的身体像透了电一样。可是监管者一直没有来找他。反而是队友先被送回庄园。
     杰克胸口的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,紫色的光一闪一闪地。看来监管者就在附近了。杰克已经不管爆米花后被电的感觉了。“已经是最后的密码机了,不能放弃啊。”杰克心里如此想。
     杰克在被电的瞬间,恍惚看到了一道红光。等他回过头,监管者站在他的后面了。
     是‘杰克’。‘杰克’?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我的身体里?”杰克向‘杰克’问。
    “我是艾米丽·黛儿哦。不用担心,你的监管者朋友,我十分友好地对待他们了。” 
      于是,艾米丽借一刀斩,把杰克轻易地打到在地,把他公主抱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艾米丽没有想杰克那样,把别人放走。她一把就把杰克放在了狂欢之椅上。
    “你要是逃走了,我怎么办?”艾米丽贴近了杰克的脸对他说。
       杰克还没有回话,就升天了。
      第二天,他俩恢复了正常。
     “杰克,昨天你怎么了,像吃错药了似的。”袭克正吐槽着昨天艾米丽用杰克身体作出的一系列丑事,听地杰克脸像苹果一样红。
      杰克马上跑到了艾米丽的房间,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,生怕惊动了艾米丽。
      他坐在艾米丽的床边,看着艾米丽的脸。“黛儿小姐真是可爱呢。”杰克如此想。他弯下头,亲了下艾米丽的额头。艾米丽被这个吻惊醒了,看着杰克。
     “我知道私自闯入他人的房间是不礼貌的。抱歉,黛儿小姐。”
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还有叫我艾米丽就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“艾米丽小姐,关于昨天的事,我可是要惩罚您一下哦。”
      “嗯?!”
        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    终于写完了,我觉得我的朋友可能要来找我了,马上要出现友尽现场。我先跑了!
     

【园医】性转

   第二次更文,小学生文笔,请见谅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 艾玛喜欢艾米莉很久了。从第一次见面时就喜欢她了。
    某天,艾米莉很早就去参加比赛了。
  “唔。”艾玛从床上坐了起来,缓缓睁开眼睛。看了看那挂在墙上的时钟。
  “十一点了!”艾玛大声叫道,赶紧换好衣服跑了出去。
     艾玛眼上还有一对黑眼圈,她参加了昨天最后的一场比赛。因为那次的监管者太厉害,好久才只有两个人胜利了。结束时已是十二点了。
     艾玛来到了餐厅,她看见几乎求生者都聚集在了这儿。除了她爱的艾米莉小姐。
     应该是去参加比赛还没回来吧。艾玛如此安慰自己,她可不愿意自己爱的人出什么事。
    大家的看起来不是很高兴,个个都神情严肃。“发生了什么?大家好像不是那么高兴。”
    “要不要告诉她啊?万一她伤心怎么办?”空军小声地问佣兵。
     “还是告诉她吧,没有办法隐瞒她一辈子的。”佣兵回道。
     “艾玛,告诉你一个消息,希望你不要伤心。”空军用低沉地声音对艾玛说。
       艾玛不停再心中向上帝祈祷,希望他保佑艾米莉,保佑她不出什么事。
      上帝不是这么灵的。“艾米莉她...她出事了,在今天早上的比赛里。她现在房间里,我们十分抱歉没能保护好她。”空军十分自责地说。其他人也懊悔地低下了头。
     艾玛管不了这么多了,她立马跑到艾米莉小姐的房间门前。“噔噔。”
    “艾米莉小姐您在吗?我是艾玛·伍兹。请开一下门,我想进去。”艾玛十分担心。
     “嗯,是艾玛吗?”
     “是我。”艾玛听到了一个带着哭腔的男声,和艾米莉小姐的声音很像,艾玛也没多在意。
      “吱”门打开了。艾玛立刻冲了进去。同时,门也锁上了。
      “艾玛。”一个坐在床上的男人说,他的手上还拿着纸巾,眼泪不停从眼角滑出,眼眶已经红了。
        帅哥你谁?艾玛看着眼前的男人好久说不出话来。那个男人穿着艾米莉的衣服,口袋里还放着镇定剂。可这人明显是个男生吗!
      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艾玛反过身,正准备走,可是无奈门被锁上了。
      “我知道你会吓到,但我真的是艾米莉·黛儿。”
      “真的?”艾玛疑惑地问。简单的问了她……几百个问题。最后确认了她是艾米莉。
       “今天比赛的时候,被幸运儿从箱子里翻出的奇怪东西砸晕了。醒来就成这样了。幸运儿已经道过谦了。”艾米莉这么说。
         幸运儿也不是有恶意的,艾玛也就没有追究。
       “啊,一会还有比赛呢,我先走了,艾米莉。”“我陪你去吧。”“你那样没有关系吗?”“没问题的。”“艾米莉,你真的太好了(//∇//)。”
        于是比赛就变成了这样:艾米莉在艾玛身旁陪着她拆椅子,在监管者的面前。艾米莉现在可以两秒就奶好一个玩家。解密码贼快。监管者见了她俩就跑。
       晚上,艾玛在艾米莉房间里和她聊天。
      “艾米莉,我,我喜欢你!”艾玛脸红了。
      “我也很喜欢你哦。”
       艾米莉借着男性的身体,把艾玛扑倒了。至于发生了什么,大家可以自行脑补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艾米莉变了回来,她看着睡在她身旁的艾玛,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艾玛脸上出现了甜蜜的笑容。她一定做了个美梦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终于写完了。想写杰医或冬担的文了。emmm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
lofter里的小可爱真多!
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章!
可能会更一篇园医的文,透露一下是性转。

【杰佣】变成狐狸?!

小学生文笔,请见谅。有可能撞梗。第一次发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奈布早晨一起来就感觉不对劲,身体下面好像压着什么。他睁开眼睛,看了看身下。
      一条狐狸尾巴!奈布赶紧坐了起来,摸了摸那条尾巴。和狐狸尾巴的触感一样。奈布跑到了镜子前,他发现自己的头上还有一对狐狸耳朵。那双耳朵取代了原来的耳朵,正一动一动着。“诶!”奈布无法相信镜子里的人是自己。
       奈布换好了衣服,把帽子拉下地比平常更低。想遮住耳朵,对于尾巴,他也没有办法了。只能遮一点是一点。
      餐厅里,大家正吃着早餐。奈布偷偷的溜到了餐桌前,想拿几片面包就回房间里去。可是被艾玛看见了。“早上好,奈布先生!”“早、早上好,伍兹小姐!”
       奈布遮上了身后的尾巴。“奈布今天有些奇怪呢。”艾玛说道。“没什么事!”奈布紧张地说。“我看见奈布身后的尾巴了哦。”因为刚才奈布过于紧张,身后的尾巴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“狐狸尾巴诶!”
        “在哪?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!”
        餐厅一下热闹了起来。大家都看着奈布和奈布的新尾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奈布现在成了红人哦!艾玛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话,我去比赛了。”奈布离开了餐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才五分钟就要结束了吗。”杰克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今天怎么这么不幸运!这队友五分钟都升天了!”奈布边抱怨边解着密码机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心跳!监管者来了!”奈布停下了解密码,跑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哼嗯嗯……”近处,杰克哼着歌,向佣兵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奈布刚跑了出去,就撞到了杰克。杰克一下子就把他打到在地。
        杰克把他公主抱了起来。奈布的帽子在挣扎时掉下来,露出了耳朵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”杰克停下了脚步,盯着佣兵。
        “要杀就杀。”奈布脸红着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在说什么笑话呢。我可爱的小奈布,您今天更可爱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杰克笑着,抱着佣兵,走向了地窖,身后留下了一片片玫瑰花花瓣。
       这应该是奈布最幸运的一天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     

谢谢看我的文,可能会再更一篇文章